范围3间接排放估计

2022年,斯塔尔的现场可再生能源进一步增加。随着10月份我们在印度的生产基地新增了一个地面太阳能发电设施,斯塔尔正按计划实现其2030年6个生产基地使用现场可再生能源发电的目标。

位于印度甘吉布勒姆的生产基地是继巴西和墨西哥之后,第三家使用现场可再生能源满足其部分能源需求的斯塔尔生产基地。这实现了我们通往2030年的环境、社会和治理路线图中的2023年目标。甘吉布勒姆生产基地的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为840千瓦/时,可在发电期间提供充足的电力支持,满足生产需求,而剩余的电力将在净计量模式下出售给国家电网。据估计,在未来,甘吉布勒姆生产基地25-30%的电力需求将由该太阳能发电厂满足。

2022年,斯塔尔意大利和墨西哥生产基地也完成了太阳能热水器的安装工作。这大幅度减少了使用化石燃料来加热生产用水和卫生用水的比例。

范围3间接排放估计                                        

管理价值链的间接排放(范围3)

数据经德勤核实和验证

备注

2022年 排放量 (tCO2e)

生物能源直接清除的二氧化碳(S1)

4,575

4,611

由于生物能源在其生命周期内的封存而清除的二氧化碳

燃烧生物能源所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加上土地利用变化所产生的排放

生物能源的直接二氧化碳排放(S1)

非范围内的排放 (CO2 only)

同比变化

2021

除生物性的二氧化碳排放以及各种温室气体交易(例如购买、出售或转让碳抵消量或配额),对于范围3的各个类别,我们使用“吨二氧化碳当量”为单位报告温室气体(CO2、CH4、N2O、HFCs、PFCs和SF6)的总排放量。

• Replace fossil-based raw materials with lower-carbon alternatives, like renewable (e.g., biobased and recycled) feedstocks.
• Ensure that all new product development uses available low-impact raw materials.
• Establish raw material working groups, per material or per category, in which low- carbon alternatives are introduced to replace higher-carbon solutions.
• Measure indirect raw material C02 emissions based on LCA data from suppliers and the ecoinvent/SimaPro database.

• Focus on the top raw material categories, and top individual products, according to \ their GHG impact (i.e., purchased volume x emission factor).

2022

二氧化碳强度—范围3(吨二氧化碳当量/吨产量)

《温室气体协议》是应用最为广泛的国际排放核算框架。它将温室气体排放分为三个“范围”。范围1排放为企业直接拥有或控制的排放源所产生的排放(如工厂和汽车的排放)。范围2排放为企业外购的电力、蒸汽、热力或冷力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范围3排放包括企业价值链上下游产生的所有其他间接排放。

在外部合作伙伴的支持下,2022年斯塔尔优化了范围3间接排放的计算方法,其范围3占斯塔尔总排放量(范围1、2和3)的90%以上。这促使我们根据最新的科学碳目标倡议(SBTi)指南,提交了首个范围3减排目标:在未来10年内将范围3的上游排放量至少减少25%(2030年目标年与2021年基准年相比)。而同一时期,我们还将把范围1和2的排放量减少42%。

二氧化碳排放—范围3(吨二氧化碳当量)

-9%

数据经德勤核实和验证

3.87

实现气候目标的方法

  • 用低碳替代品(如生物基和可回收的可再生原料)

  • 取代化石基原料。使用可用的低影响原料生产所有新产品。

  • 针对每种材料或每个类别,成立原料工作组,用低碳替代品取代高碳解决方案。

  • 根据供应商提供的生命周期评估数据和ECOINVENT/Simapro数据库来衡量原料的间接碳排放情况。

  • 根据温室气体产生的影响(即采购量x排放系数),关注最主要的原料类别以及最主要的单个产品

全面减少能源(范围1和2)的使用和使用可再生能源是实现我们减排目标的关键。为此,我们将在指定的生产基地安装更多的自发电(太阳能)设备,并持续对节能设备进行投资。

为了减少范围3间接排放,我们计划采取以下措施:

3.53

-23%

当前状态:20227月提交范围123的减排目标等待科学碳目标倡议(SBTi)组织的验证(最后阶段)

888,639

685,441

2022年范围1、2和3排放量(吨二氧化碳当量)

范围 2
4,617 (1%)

范围 3
685,441 (97%)

范围 1
11,852 (2%)

燃料油
(TJ) – 20%

蒸汽(TJ) 2%

灰色电力
(TJ) – 8%

可再生自行发电
(TJ) - 2%

可再生购电 (TJ) - 26%

可再生煤球
(TJ) 14%

高速柴油 – 3%

天然气
(TJ) – 25%

数据经德勤核实和验证

能源强度(TJ/吨)*

总产量(吨)

可再生能源份额

2021

42%

38%

193,917

229,533

0.00161

0.00157

359

312

2022

能源(TJ)

能源消耗

*强度与产量有关(能源消耗/产量)。

 

能源来源

在这一稳固的基础上,我们设定了关键里程碑,目标十分明确。2030年将是斯塔尔成立的100周年,也是我们通往2030年环境、社会和治理路线图的终点,届时我们预计将实现我们的中期环境、社会和治理目标。更重要的是,结束时,我希望以斯塔尔为推动力,帮助更多的化工行业参与者在脱碳方面取得比前30年更大的进展。

在这一过程中,协作将是关键。我相信,通过整个价值链的共同努力,化工行业将有望减缓气候变化,成为扭转全球变暖趋势的一大助力,可逐步减少环境影响并保护生物多样性。


我们2022年环境、社会和治理报告的这一章节主要关注我们气候目标的实现情况,以及我们最近为减少斯塔尔及其价值链合作伙伴的环境影响所做的具体工作。

然而,实现我们的减排目标将是一项极为严峻的挑战,因为我们价值链中的许多活动都发生在上游,不在我们的直接影响范围之内。不过,为了实现相关目标,我们已经奠定了必要的坚实基础。作为可再生碳倡议(RCI)的创始成员,我们可在支持化学品价值链的脱碳和向可再生原料过渡方面发挥关键作用:我们投入大量资源,通过生命周期评估(LCA)方法量化原料和产品的碳足迹;鼓励相关的供应链获得RedCert²和ISCC PLUS等认证。

携手降低我们的环境影响

应对气候问题是整个化工行业及其所有利益相关者的头等大事。据估计,该行业约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的7%,而且随着能源行业的逐步脱碳,化工行业的相对贡献可能会随之增加。

自2015年《巴黎气候协定》签署以来,斯塔尔已经大幅减少了温室气体的排放(2020年范围1和2的绝对排放量减少了37%)。2022年,我们还向科学碳目标倡议(SBTi)组织提交了减排目标。

Michael Costello
斯塔尔环境、社会和治理总监

本节主题:

> 温室气体排放目标和减排计划
> 气候恢复力和适应性

> 温室气体(GHG)排放
> 能源使用
> 案例:气候行动

能源和
排放

向下
滑动

能源和排放

斯塔尔的能源消耗主要来自于生产环节(通过化学反应来生产特殊产品)。为此,我们继续投资于更清洁的可再生能源,并进一步减少我们的能源消耗。其中,最有可能大幅度减少我们温室气体排放的领域与原料采购有关。2022年,我们已向科学碳目标倡议(SBTi)组织提交了减排目标。以科学为基础的减排目标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明确的减排路径,有助于避免气候变化产生最坏的影响,并帮助我们实现面向未来的业务发展。如果我们的目标符合科学界对实现《巴黎气候协定》目标所需行动的共识,即把全球变暖限制在比工业化前水平高1.5°C的范围内,其就可以被认定是科学的减排目标。

我们的科学减排目标(有待验证)是在未来十年内将范围1和范围2温室气体的绝对排放量减少42%(2030年目标年与2021年基准年相比)。为此,我们将通过减少我们的能源消耗和继续向可再生能源过渡来实现这一目标。目前,斯塔尔欧洲生产基地已经实现了100%的绿色电力采购,而且我们也已经在3个生产基地安装了太阳能板:巴西(2018年)、印度(2022年)和墨西哥(2022年)。

2022年斯塔尔范围1的绝对排放量下降了15%,为11,852吨二氧化碳当量(2021年为13,898吨二氧化碳当量),主要原因是我们提高了能源效率和降低了产量。

2022年斯塔尔范围2的绝对排放量下降了24%,为4,617吨二氧化碳当量(2021年为6,101吨二氧化碳当量),主要原因是我们部署了太阳能板。

通往2030年的环境、社会和治理路线图

2030年目标:6个生产基地使用现场可再生能源(至少占总能源消耗的20%)

2022年成果:3个生产基地安装了太阳能板

斯塔尔的温室气体排放

数据经德勤核实和验证

**强度与产量有关(二氧化碳/产量)。斯塔尔的二氧化碳强度保持稳定(2022年为0.0849,2021年为0.0871)。

范围1:生产基地燃烧的燃料(天然气、石油、柴油和可再生煤球)。未使用煤炭。

范围2:购买的电力、热力和蒸汽。温室气体排放量以二氧化碳当量为单位进行报告。二氧化碳当量(CO2e)排放是指所有温室气体(CO2、CH4、N2O、HFCs、PFCs和SF6)的排放量,使用全球变暖潜能值(GWP)进行计算和单位转换。

范围1和2指斯塔尔11个生产基地生产产品时的排放量,其他办公室、实验室和总部的排放量不在2022年范围1和2的计算范围内。其他非生产基地的排放量是作为斯塔尔提交的科学减碳目标的一部分进行估计的,约占总排放量的9%(2021年科学减碳基准年为2,037吨二氧化碳当量(范围1为15,064吨二氧化碳当量;范围2为6,972吨二氧化碳当量)。2023财年,斯塔尔将开始收集大型非生产基地的一次能源数据,并将其纳入范围1和2中。

根据向科学碳目标倡议(SBTi)提交的减碳目标,我们已经估算了来自生物能源的直接二氧化碳排放量(不属于范围1、2和3)。

可再生能源

2022年,得益于太阳能板的安装和持续的可再生电力转型,可再生能源在斯塔尔整体能源结构中占比42%(2021年为38%),增加了4%。

在欧洲,我们所有的生产基地都实现了100%的绿色电力采购。在欧洲以外,我们在巴西和新加坡的生产基地也实现了100%的绿色电力采购。

2022年,斯塔尔范围3排放的主要来源是已购商品和服务(类别1),其中包括斯塔尔从其供应商采购的一切产品和服务。2022年范围3排放的减少(与2021年相比减少23%)主要是由于斯塔尔减少了外购商品和服务的数量,而且获得生命周期评估数据的产品进一步增加和采购原料的碳足迹进一步降低也促成了范围3的减少。2023年,在斯塔尔于3月完成对ICP 集团旗下的 Industrial Solutions Group (ISG) 的收购后,我们的范围3排放量预计将有所增加。

优化计算和报告方法

2022年,斯塔尔在外部顾问的帮助下,审查并重新评估了所有15个范围3排放类别(并非所有类别都与斯塔尔相关或对斯塔尔有实质性意义)。这使我们对范围3排放的产生方式有了更深入和准确的了解,并为我们制定范围3减排目标奠定了基础(见上文)。

观看视频,了解斯塔尔为减少范围3温室气体排放所采取的具体措施。

“对我们而言,使自身减排目标符合《巴黎气候协定》的目标并获得科学碳目标倡议(SBTi)组织的验证,并非易事,需要整个价值链不断取得技术进步。目前,为实现我们的10年里程碑,我们已经与上游伙伴达成了密切的合作。我们将在未来的环境、社会和治理报告中汇报进展情况。”

Maarten Heijbroek, 斯塔尔首席执行官

案例
气候行动

在未来几十年内,气候变化可能对我们的业务产生重大的影响。而无论是直接通过我们的生产活动还是间接通过我们更广泛的价值链活动,我们也会对这一关键问题产生一定的贡献。通过将气候恢复力计划纳入斯塔尔战略,相信我们可以打造可持续未来,并成为推动行业采取气候行动的积极力量。斯塔尔气候恢复力和适应性计划也说明了我们减缓气候风险的目标和具体方法。

应对气候变化是我们环境管理工作的重点,与斯塔尔的两大战略核心紧密相连:可持续发展和可再生原料。通过减少自身对环境的影响,同时与更广泛的化工行业价值链伙伴合作,帮助他们减少其碳足迹,我们的目标是将全球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工业化前水平的1.5˚C以内。

斯塔尔气候目标

  • 与基准年(2021年)相比,在未来10年内将范围1和2温室气体的排放量减少42%。

  • 与基准年(2021年)相比,在未来10年内将范围3上游排放量至少减少25%。

2022年,斯塔尔制定了10年期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并提交给了科学碳目标倡议(SBTi)组织。这些目标与2015年《巴黎气候协定》中确立的2050年净零目标相一致。

我们的目标:

2022年,斯塔尔成立了专门的原料工作组,以在原料组合中引入低碳的解决方案,促进原料向具有较低影响的替代材料过渡。有关这一举措的更多信息,请阅读本报告的治理章节。

斯塔尔气候恢复力和适应性计划

  • 过渡风险—包括政策(碳税、化石税)、声誉,以及与向低碳经济过渡有关的市场偏好、规范和技术的转变。

  • 物理风险—例如,更多的极端天气事件可能对斯塔尔的生产基地和战略卓越中心产生影响。

现在,通过与高层对话,以及在公司内部更广泛地宣传自身工作,我们正主动将气候恢复力纳入公司战略和运营的方方面面。2022年,我们开发了一个气候变化矩阵,可评估不同场景的气候风险,并计算其潜在的财务影响。

斯塔尔的气候恢复力和适应性计划可确保我们采取气候行动,适应气候变化的影响,其围绕着以下两类风险制定:

“对我们而言,使自身减排目标符合《巴黎气候协定》的目标并获得科学碳目标倡议(SBTi)组织的验证,并非易事,需要整个价值链不断取得技术进步。目前,为实现我们的10年里程碑,我们已经与上游伙伴达成了密切的合作。我们将在未来的环境、社会和治理报告中汇报进展情况。”

Maarten Heijbroek, 斯塔尔首席执行官

2022年,斯塔尔成立了专门的原料工作组,以在原料组合中引入低碳的解决方案,促进原料向具有较低影响的替代材料过渡。有关这一举措的更多信息,请阅读本报告的治理章节。

斯塔尔气候恢复力和适应性计划

  • 过渡风险—包括政策(碳税、化石税)、声誉,以及与向低碳经济过渡有关的市场偏好、规范和技术的转变。

  • 物理风险—例如,更多的极端天气事件可能对斯塔尔的生产基地和战略卓越中心产生影响。

现在,通过与高层对话,以及在公司内部更广泛地宣传自身工作,我们正主动将气候恢复力纳入公司战略和运营的方方面面。2022年,我们开发了一个气候变化矩阵,可评估不同场景的气候风险,并计算其潜在的财务影响。

斯塔尔的气候恢复力和适应性计划可确保我们采取气候行动,适应气候变化的影响,其围绕着以下两类风险制定:

  • 用低碳替代品(如生物基和可回收的可再生原料)

  • 取代化石基原料。使用可用的低影响原料生产所有新产品。

  • 针对每种材料或每个类别,成立原料工作组,用低碳替代品取代高碳解决方案。

  • 根据供应商提供的生命周期评估数据和ECOINVENT/Simapro数据库来衡量原料的间接碳排放情况。

  • 根据温室气体产生的影响(即采购量x排放系数),关注最主要的原料类别以及最主要的单个产品

实现气候目标的方法

全面减少能源(范围1和2)的使用和使用可再生能源是实现我们减排目标的关键。为此,我们将在指定的生产基地安装更多的自发电(太阳能)设备,并持续对节能设备进行投资。

为了减少范围3间接排放,我们计划采取以下措施:

除生物性的二氧化碳排放以及各种温室气体交易(例如购买、出售或转让碳抵消量或配额),对于范围3的各个类别,我们使用“吨二氧化碳当量”为单位报告温室气体(CO2、CH4、N2O、HFCs、PFCs和SF6)的总排放量。

2022年,斯塔尔范围3排放的主要来源是已购商品和服务(类别1),其中包括斯塔尔从其供应商采购的一切产品和服务。2022年范围3排放的减少(与2021年相比减少23%)主要是由于斯塔尔减少了外购商品和服务的数量,而且获得生命周期评估数据的产品进一步增加和采购原料的碳足迹进一步降低也促成了范围3的减少。2023年,在斯塔尔于3月完成对ICP 集团旗下的 Industrial Solutions Group (ISG) 的收购后,我们的范围3排放量预计将有所增加。

优化计算和报告方法

2022年,斯塔尔在外部顾问的帮助下,审查并重新评估了所有15个范围3排放类别(并非所有类别都与斯塔尔相关或对斯塔尔有实质性意义)。这使我们对范围3排放的产生方式有了更深入和准确的了解,并为我们制定范围3减排目标奠定了基础(见上文)。

观看视频,了解斯塔尔为减少范围3温室气体排放所采取的具体措施。

管理价值链的间接排放(范围3)

《温室气体协议》是应用最为广泛的国际排放核算框架。它将温室气体排放分为三个“范围”。范围1排放为企业直接拥有或控制的排放源所产生的排放(如工厂和汽车的排放)。范围2排放为企业外购的电力、蒸汽、热力或冷力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范围3排放包括企业价值链上下游产生的所有其他间接排放。

在外部合作伙伴的支持下,2022年斯塔尔优化了范围3间接排放的计算方法,其范围3占斯塔尔总排放量(范围1、2和3)的90%以上。这促使我们根据最新的科学碳目标倡议(SBTi)指南,提交了首个范围3减排目标:在未来10年内将范围3的上游排放量至少减少25%(2030年目标年与2021年基准年相比)。而同一时期,我们还将把范围1和2的排放量减少42%。

生物能源直接清除的二氧化碳(S1)

4,575

由于生物能源在其生命周期内的封存而清除的二氧化碳

燃烧生物能源所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加上土地利用变化所产生的排放

4,611

生物能源的直接二氧化碳排放(S1)

备注

2022年 排放量 (tCO2e)

非范围内的排放 (CO2 only)

可再生能源

2022年,得益于太阳能板的安装和持续的可再生电力转型,可再生能源在斯塔尔整体能源结构中占比42%(2021年为38%),增加了4%。

在欧洲,我们所有的生产基地都实现了100%的绿色电力采购。在欧洲以外,我们在巴西和新加坡的生产基地也实现了100%的绿色电力采购。

通往2030年的环境、社会和治理路线图

2030年目标:6个生产基地使用现场可再生能源(至少占总能源消耗的20%)

2022年成果:3个生产基地安装了太阳能板

能源和排放

斯塔尔的能源消耗主要来自于生产环节(通过化学反应来生产特殊产品)。为此,我们继续投资于更清洁的可再生能源,并进一步减少我们的能源消耗。其中,最有可能大幅度减少我们温室气体排放的领域与原料采购有关。2022年,我们已向科学碳目标倡议(SBTi)组织提交了减排目标。以科学为基础的减排目标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明确的减排路径,有助于避免气候变化产生最坏的影响,并帮助我们实现面向未来的业务发展。如果我们的目标符合科学界对实现《巴黎气候协定》目标所需行动的共识,即把全球变暖限制在比工业化前水平高1.5°C的范围内,其就可以被认定是科学的减排目标。

我们的科学减排目标(有待验证)是在未来十年内将范围1和范围2温室气体的绝对排放量减少42%(2030年目标年与2021年基准年相比)。为此,我们将通过减少我们的能源消耗和继续向可再生能源过渡来实现这一目标。目前,斯塔尔欧洲生产基地已经实现了100%的绿色电力采购,而且我们也已经在3个生产基地安装了太阳能板:巴西(2018年)、印度(2022年)和墨西哥(2022年)。

2022年斯塔尔范围1的绝对排放量下降了15%,为11,852吨二氧化碳当量(2021年为13,898吨二氧化碳当量),主要原因是我们提高了能源效率和降低了产量。

2022年斯塔尔范围2的绝对排放量下降了24%,为4,617吨二氧化碳当量(2021年为6,101吨二氧化碳当量),主要原因是我们部署了太阳能板。

当前状态:20227月提交范围123的减排目标等待科学碳目标倡议(SBTi)组织的验证(最后阶段)

在这一稳固的基础上,我们设定了关键里程碑,目标十分明确。2030年将是斯塔尔成立的100周年,也是我们通往2030年环境、社会和治理路线图的终点,届时我们预计将实现我们的中期环境、社会和治理目标。更重要的是,结束时,我希望以斯塔尔为推动力,帮助更多的化工行业参与者在脱碳方面取得比前30年更大的进展。

在这一过程中,协作将是关键。我相信,通过整个价值链的共同努力,化工行业将有望减缓气候变化,成为扭转全球变暖趋势的一大助力,可逐步减少环境影响并保护生物多样性。


我们2022年环境、社会和治理报告的这一章节主要关注我们气候目标的实现情况,以及我们最近为减少斯塔尔及其价值链合作伙伴的环境影响所做的具体工作。

然而,实现我们的减排目标将是一项极为严峻的挑战,因为我们价值链中的许多活动都发生在上游,不在我们的直接影响范围之内。不过,为了实现相关目标,我们已经奠定了必要的坚实基础。作为可再生碳倡议(RCI)的创始成员,我们可在支持化学品价值链的脱碳和向可再生原料过渡方面发挥关键作用:我们投入大量资源,通过生命周期评估(LCA)方法量化原料和产品的碳足迹;鼓励相关的供应链获得RedCert²和ISCC PLUS等认证。

携手降低我们的环境影响

应对气候问题是整个化工行业及其所有利益相关者的头等大事。据估计,该行业约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的7%,而且随着能源行业的逐步脱碳,化工行业的相对贡献可能会随之增加。

自2015年《巴黎气候协定》签署以来,斯塔尔已经大幅减少了温室气体的排放(2020年范围1和2的绝对排放量减少了37%)。2022年,我们还向科学碳目标倡议(SBTi)组织提交了减排目标。

案例
气候行动

应对气候变化是我们环境管理工作的重点,与斯塔尔的两大战略核心紧密相连:可持续发展和可再生原料。通过减少自身对环境的影响,同时与更广泛的化工行业价值链伙伴合作,帮助他们减少其碳足迹,我们的目标是将全球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工业化前水平的1.5˚C以内。

斯塔尔气候目标

  • 与基准年(2021年)相比,在未来10年内将范围1和2温室气体的排放量减少42%。

  • 与基准年(2021年)相比,在未来10年内将范围3上游排放量至少减少25%。

2022年,斯塔尔制定了10年期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并提交给了科学碳目标倡议(SBTi)组织。这些目标与2015年《巴黎气候协定》中确立的2050年净零目标相一致。

我们的目标:

在未来几十年内,气候变化可能对我们的业务产生重大的影响。而无论是直接通过我们的生产活动还是间接通过我们更广泛的价值链活动,我们也会对这一关键问题产生一定的贡献。通过将气候恢复力计划纳入斯塔尔战略,相信我们可以打造可持续未来,并成为推动行业采取气候行动的积极力量。斯塔尔气候恢复力和适应性计划也说明了我们减缓气候风险的目标和具体方法。

能源和
排放